欢迎来到电子游戏英语!

袁老师改的这篇作文的那些事儿

财富热线+86 0000 8888
袁老师改的这篇作文的那些事儿
浏览:154 发布日期:2020-06-27

  你想嘛,老师很清楚,自己说的每句话都会被拍摄。

  她写的是:在如今的社会里,有人表面看着善良,可内心却是阴暗的。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,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  同行评审嘛,我得知道你到底合格不合格,你到底有没有在工作中夹带私货。

  那你说这是不是好事呢?是好事,但它也会带来另一个你意想不到的结果。

  你只有把锅子底下的柴抽走,火熄灭了,才行呀。

  然后翻脸就不认人,当众给他难堪?

  而他从头到尾没占理,全校都看见了,想掩盖都没机会。

  就是那个水开了,你用瓢不停的舀,能阻止么?当然不能。

  他当着全校的面,红着脸,给自己圆这么个场,那以后还能用这件事找我茬么?

  我们小时候就有,老师在上面讲课,最后两排坐着其他学校的同科老师以及教育局的领导。

  所以我们需要让更多的人看到你写了什么,也就是把你的工作公开透明。

  你想,常州的这个老师,假如头顶上也悬着这么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,她敢这么瞎批?

  校长的脸上,一阵儿红,一阵儿白,神情复杂的望着我,心想,全校德育倒数第一果然名不虚传,自己怎么就这么天真,被他摆了一道。

  我们都知道,码农写代码,一定有测试,白盒测试,黑盒测试。

  大家不妨想一想,为什么有些人这么可笑呢?他到底在惧怕什么?他又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?

  孩子最后一句是这么写的。

  可是弄到全校大会上,就不一样了。他和副校长明争暗斗,我们年级组长,班主任都是副校长的人,和他早就不对付了。

  很多读者问我:西风,我觉得你讲的东西,我也懂呀,为啥我干嘛嘛不成?

  等到那一天,就不是老师来强迫你正能量,而是你不由自主的正能量。

  看着很成熟,看着很大人,看着很社会,看着啥都懂。

  社会只对她展露了一丁点的獠牙,她已经崩溃了。

  因为我想过了。那年代,又没个证据,私底下你怼他,他要是明白过来,换个借口整你,你咋办?

  在教学中,也有同样的事情,几十年前早已有之。

  似乎在暗示自己的老师,就是伪善的那个人。

  这份检讨书里我讲了一个典故,扬汤止沸,不如釜底抽薪。

  这个事情是这样的。那个卖面包的,是副校长的亲戚。校长想让他滚蛋,然后安排自己的亲戚来挣这份钱。

  媒体说是她的作文被老师痛批,这孩子一时想不开;

  你注意,我为什么不在私下场合硬怼校长?为什么前面表现得痛哭流涕,一幅改过自新的样子赢得他的好感?

  好几年前我参加展会的时候就看到好些公司创业做教学信息化。相信市场一打开,价格就会变得极低,价格一低,就跟平衡车一样,很快会普及。

  即便搁置最后一段话,前面那些被她删掉的部分,也删的毫无道理。

  叫做Code Review,代码评审。

  然后他就让我周一做公开检讨,检讨书肯定是事先写好,给他过目审核通过的。

  毕竟她上不好,她丢人,学校也丢人。校长要提前接待,总是会提前知道,为了学校的面子,也会通知老师好好准备。

  而信息越公开透明,这个社会的表达就会越发倾向于政治正确,或者讲叫做正能量。

  不要被表面的样子、虚情假意、伪善的一面所蒙骗。在如今的社会里,有人表面看着善良,可内心却是阴暗的。他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和阴谋诡计,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  这叫什么?这叫上公开课。

  但为了减少BUG,或者说减少码农在修复BUG的过程中引入新BUG,有一个很重要的措施叫什么?

  你觉得你懂了,和你懂了,是两码事。

  这不仅仅是管理上的要求,也是给家长一个交代。

  这一定是趋势,中国的企业别的不好讲,打价格战特别强。

  这东西搁在小米手里,只卖700,结果保安人手一辆。

  很多文科生大V,带节奏,他们只看到了老师用正能量为借口,打压这个学生的创意。

  所幸,技术发展的很快,现在某些大城市的试点学校里已经开始有全程教学录像,批改作业全部信息化,全部互联网上传。

  红笔是老师划掉的,我不理解为啥要删掉,删掉的部分是文章的精华。

  就是说你提交代码不能这么瞎提,尤其是大的系统工程,不能你想提交就提交。

  借她个胆也不敢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记忆承载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  但这件事,可以引出三个话题。

  我没搭理通知,仍然我行我素,被蹲守在侧的校长,抓了个现行。

  但是人家不滚蛋。

  有的人没本事釜底抽薪,没本事赶走卖面包的,只能扬汤止沸,蹲在那里抓无辜的学生,何其可笑?

  到了周一,全校大会,我公开检讨,念稿的时候,变了几个字,意思全变了。

  昔日富人奢侈品,进入保安脚底下。

  常州有个小学五年级的小姑娘,上完作文课后,电子游戏英语介绍坠楼了。

  家长说,这位袁老师是因为孩子没有报她开的作文补习班,而是报了其它机构的,生意没做成,心生怨恨,故意刁难。

  但这是不够的,你想嘛,公开课,理论上是随机抽查,但老师总能提前收到消息。校长会通知她嘛。

  我让校长以为我在反省,说自己平日犯错犯惯了,犯一次检讨一次,扬汤止沸,这样没用的。

  我讲最后这个故事,是告诉你:

  只能当个哑巴亏吃了。

  假如你结合家长说的,孩子没有报老师的补习班,那这句话听起来是有点讽刺。

  也许你解决了你的BUG,但给系统的其他模块引入了新的问题。

  人家抽查你的公开课,不会提前通知你了。直接调你前三个月的教学录像,电脑随机摇号某一天,摇完分派给其他区的老师,给出评审意见。

  所以我对各路媒体的解读,也保持怀疑的态度。

  因为你很清楚,自己说的话是透明的,你弄不清楚暗箭从哪个方向来,出于自我保护,你也会趋于政治正确。

  我占着理。我就是要他难堪,就是当众羞辱他,他还就是没办法发作。

  因为副校长那帮人就等着他发作,等着抓他小辫子。一旦他绷不住,当场斥责我,马上就会酿成教学事故。

  你做不到,就是你没懂。

  我曾经讲过一个故事。我初中的时候,在校内买了一个面包,结果被校长勒令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做公开检讨。

  他看了十分满意,觉得孺子可教,瞬间对自己的威望又加了几个信心。

  他当众怎么发作?

  稿子是我写的嘛,哪怕你让我脱稿演讲,临时即兴发挥,也没有问题。

  因为我会立刻倒地蜷缩一团,捂着心口叫救护车,然后装昏迷。副校长马上就会把事情捅到教育局,顺便联系媒体,标题都想好了,一个面包引发的昏迷。

  这个典故在原先的文章里,是自我批评的,我是指,自己犯错误由来已久,我虽然考试始终是年级第一,但同时也是全校德育倒数第一,全校出名的刺儿头。

  当然,我没有点名,但明里暗里指桑骂槐,下面的老师,学生,忍不住一次次的哄笑。

  有点意思是吧,我们为了保护学生的表达,最终一定会给所有人套一个更大的紧箍咒。

  作文和老师的修改意见,我都贴出来了。

  作文批成这样,一旦别的区的老师看到了,你这工作要不要了?

  她写的是什么?

  长期来看,她自己说话的权力也被瓦解了。因为她长大了,也会做老师,也会做其他职业。但对不起,为了保证你无法伤害别人,只能把你透明化。

  但有一件事,我个人的意见是确定的,拍板拍在这里。

  在调查清楚之前,我不下结论。

  就像你觉得你很社会,和你真的很社会,也是两码事。

  那她就不敢说私房话,因为她的每句话等于都是公开的,所有家长都能看到,所有同行都能听到。

  那我问你,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社会就是这样。为什么遭到老师的打压,就想不开了呢?

  根子上是我这个人有问题,没重视,所以我要对自己釜底抽薪,痛哭流涕,满地打滚儿,改头换面,重新做人。

  欧美人发明的平衡车,为啥不能普及?因为要卖70万。

  我把这个典故用在了校长头上。

  第一个话题:这篇作文改的确实有问题。

  第二个话题:此类问题的减少只有一个办法,教学信息化。

  这老师作文改的确实有问题。孩子最后一句话没毛病,你去翻社会课,哲学课,咱们的课本里有大量同类表达式。

  所以我们想一想,这个孩子随意写作的权力,到底是被保护了?还是被瓦解了?

  他看到我得意的笑容,就明白中计了,但也只能忍,权当没听懂,在全校哄笑中,表示我的反省是深刻的,是得到他认可的。

  据某些媒体说,因为孩子的最后一句话讽刺了老师,让她难堪。

  所以这一点,没啥争议。不服咱就把这篇文章拿出来公开复议,像论文评审一样,让各大中文系教授以及知名作家给出各自的评审意见,然后汇总。

  但这一切的因果关系又有些倒置。

  但要解决这个问题,唯一的办法是技术,是信息公开透明化。

  短期来看,她被保护了,那么多大人都看得到老师对她做什么,老师教给她的每句话。

  所以这种事情有作用,但有限的很,老师们会应付检查。

  就像这孩子,她只是学着大人讲话,好象很懂,好象很成熟,其实非常脆弱。

  当然不能。

  第三个话题:这孩子写出来的话,她自己真懂了吗?

  他又不方便明面儿上轰人走,于是就通知学生,课间不可以买零食。想让那哥们挣不着钱,被挤兑走。

  你想,这孩子最初写作文的时候,还没有被批。换句话说,她那时候怎么提前知道老师要因为自己没有报作文补习班而发难呢?